百姓车联技术大牛:用情怀做事业 识别系统领跑行业

上世纪90年代,6名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天才横扫拉斯维加斯狂赚300万美元,这是电影《决胜21点》里的情节。在电影中,精英们玩扑克游戏赚钱靠的并不是运气,而是一种数学和统计意义上的算法策略。

在百姓车联,也有一群技术大牛组成的算法工程师团队,作为团队骨干之一的汪磊,参与并见证了危险驾驶行为AI智能识别系统从0到的1诞生 以及不断完善的整个过程。

“我们的识别系统已经做到行业一流,下一步的目标是行业第一。”汪磊正在把他的算法事业推向新的高峰,用技术降低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,“只要能降低1个百分点几率的交通事故,就能极大减少交通事故伤亡人数,为社会创造巨大的价值。”

技术大牛坚定加入初创团队

在百姓车联数据科学与平台部负责人张源源眼中,汪磊是一个对技术特别执着的人,是公司的技术门面,他带领团队获得了多项专利并取得了让同行瞩目的学术成就,帮助公司建立了足够的技术壁垒。

每一个技术大牛背后都有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和付出。汪磊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,从激烈的高考竞争中脱颖而出,2014年从中国科学院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博士毕业。多年学术经历,磨砺了汪磊做事极度认真、刨根问底的性格。

,时长01:37

骨子里就非常热爱技术的汪磊,读博士时,曾经做过物联网5G通信芯片的课题,从设计到流片,再到测试,做了全部的流程,最后芯片效果符合预期。这个课题的成功让汪磊骄傲,也感到从0到1的不易。他把这种突破自我、直面挑战、快速产出的精神延续到他后续的工作中,为他的职业生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毕业后,汪磊在滴滴、阿里等公司做过算法专家。2020年7月,经过多次深入了解后,汪磊果断加入了百姓车联,参与开发危险驾驶行为AI智能识别系统。

“从大厂辞职加入初创公司,主要还是出于对百姓车联使命和价值观的认同。危险驾驶行为AI智能识别系统可以识别司机的危险驾驶行为,并且进行及时的反馈,改变司机的不良驾驶习惯。”汪磊表示。

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9年我国交通事故数24万余起,死亡人数6.2万余人,受伤人数25万余人,交通事故直接财产损失总计13亿余元。“如果我们做的事情能降低事故率一个百分点,就能大大地降低伤亡人数,有巨大的社会价值。”汪磊表示。

明确了研发方向和具体目标,8位技术精英组成的团队高效运作。起步阶段,汪磊披星戴月、起早贪黑,这种状态持续了约一年,爱人对他的工作非常支持,分担了很多照顾孩子的重任。

随着基础架构搭建完毕,算法模型不断完善,识别准确度也显著提升。百姓车联的产品成为行业领先,汪磊也完成了个人事业的成长蜕变。

行为识别系统位居领先地位

谈到现在的工作,汪磊滔滔不绝:危险驾驶行为AI智能识别系统是根据手机传感器和GPS定位实时记录的数据,通过算法解析,识别手机持有者的危险驾车行为,比如急加速、急减速、急刹车,疲劳驾驶、打电话、超速、开车玩手机等,并进行及时的反馈和预警。

汪磊介绍说,识别危险行为不是靠感觉,而是靠数据科学,感觉有主观偏差,不同的人对危险驾驶行为的感觉也不一样。为了调整模型的参数,要采集大量的数据。机器学习、机器识别、做出决策和判断的过程中,涉及到很多细致的算法。

说起来简单,实际操作中,因为手机型号不同,手机传感器的信息有时不尽可靠,有噪音和误差,而不同品牌、价位的手机,其识别准确性也不尽相同,这对姿态识别系统是巨大的考验。比如,后一条数据比前一条数据记录的时间戳还早,又或者会出现数据记录中断的情况。这时候,算法工程师要一点点地去抠数据,分析背后的原因,进行数据分析和重现。

为了完善模型,团队经常要带上十多部手机做路测,一个开车,一个拿着手机做校准,对算法进行纠偏。移动的车上看东西容易让人眩晕,更别提一直在做数据分析和记录,出去测试一趟,工程师们回来有时会吐得七荤八素。

在汪磊的主导下,短短一年时间,百姓车联的危险驾驶行为AI智能识别系统已经在风险行为识别上做到了种类多、识别准、覆盖全,能识别超速、疲劳驾驶、夜间驾驶、开车玩手机……算法覆盖度和准确率都达到了业内领先水平。

“我希望未来几年,这款产品能从领先做到第一,造福更多的驾驶员,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。”汪磊没有止步于此,他还有更大的目标要为之继续耕耘和奋斗。

主营产品:电铸设备,环保设备,金盐银盐- 金钾 银制造机,金/银/铜回收 电解设备